打字机📑

小号

【博君一肖】如果他们穿进了陈情令里


-耶博和赞赞同时穿进剧版魔道里

-但是两人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

-交党费了交党费了交党费了

 

 

 

——

 

 

 

 

 

01

 

 

肖战穿进陈情令这件事是个意外。

 

 

02

 

 

原本他还好好地在剧组拍戏,而且刚好就是魏无羡跳崖那一场,本来他寻思着吊了威亚问题应该不大,结果没想到他才刚松开王一博的手,几个扑腾,准备完美落地,却在这时两眼一黑,晕了过去。

 

 

——我晕,我真的晕了。

 

 

肖战睁眼前还想,完了,明天热搜不会是“肖战 恐高 拍戏昏迷”吧,他闭着眼转动了下眼珠,缓缓睁开眼。

 

 

怎么自己晕了过去,还在剧组的道具床上呢?难道直接就接下一场了吗,这也太没有人性了吧。

 

 

他腹诽道。

 

 

过了几秒,肖战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了。屋子里一架摄像机都没有,更别提其他设备了,四周也安静得可怕。

 

 

——况且……

肖战摸了摸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,皱了皱鼻子。

——况且这被子的质量比剧组的好太多了吧。

 

 

03

 

 

“魏兄——”肖战被这声音吓得一激灵。

 

 

这就开始了??

 

 

他清清嗓子,待来人推门而入,肖战已经十分敬业地入戏了。

 

 

“聂……咳……咳咳……”肖战一噎,发出来的声音喑哑无比。

 

 

“哎你还没好啊,来来来我给你带的汤,你师姐熬的……”

“什,什么没好?……”

这台词他以前背过吗?肖战只好硬着头皮上了,胡乱答了一句,等待导演喊停。

 

 

“什么没好?哎呀呀……难道魏兄你……你伤着脑子了?前日你逃课去后山捉鱼,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在溪水里泡了两个时辰了……回来之后醒了一次又晕过去了……”

 

 

肖战抿了抿嘴。就算他再怎么乐观,这四周的环境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了:这可不是在剧组。

 

 

凭借年轻气盛的时候看过的几本重生修真小说,现在又遇上了经典的“醒来之后性情大变”,他多半是……

 

 

穿越了。

 

 

他把手一并排,拍在自己脸上,遮住了眼睛。

 

 

真·聂怀桑又出声了:“魏兄?……魏兄你可是哪里不舒服啊?”

 

 

肖战凭借着自己演过好多场魏无羡,迅速调整心态,回了一声:“害,我能有什么事,那日捉鱼多半是我喝醉了,无妨无妨。”

 

 

说完放下手接过汤就开始喝,掩饰掉脸上的心虚,生怕聂怀桑看出破绽。

 

 

温热的汤水夹杂着莲藕的清香,滋润了他干涩的喉咙。喝完之后,肖战舔了舔唇角的汤汁。

——不得不说,这比剧组的汤好喝多了。

 

 

04

 

 

等聂怀桑走后,肖战一人靠在床上,靠着靠着他突然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。

 

 

“嘶,好疼……”不是在做梦。

 

 

他突然觉得人生有点玄幻,明明他上一秒还在担心这场戏能不能过,以及最近的行程如何。下一秒他就身临其境,开始要担心人物命运走向了。

 

 

虽说在剧组学了些武打动作,但要是真的放在这个环境里,他怕是活不过三集。

 

 

肖战很茫然,他担忧完这个又担忧那个,最后胡乱揉开了拧在一起的眉头。

 

 

都说人事无常,可这也太无常了。

 

 

 

06

 

 

肖战估摸着时间线估计还是在蓝氏求学的那段时间,看情况似乎还没有得知阴铁的事情,那就应该是……在他们喝酒庆祝之前了。

 

 

想着想着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。如果这是在原著,那也就是说……不会真的要和蓝忘机谈恋爱吧!真刀真枪的恋爱!

 

 

肖战一掀被子坐了起来。跳崖那场戏拍得比较早,虽说他和王一博相处渐渐的变得融洽起来了,好感也蹭蹭蹭往上涨,但他好歹还没有弯啊!

 

 

就算在剧组导演经常让他们再暧昧点,但那毕竟不是真的,不是真的他们都需要互打来缓解尴尬了,那要是真的……

 

 

不应当,肖战只是只兔兔,不应该考虑这些。

 

 

 

05

 

 

与此同时,在云深不知处的一间清幽别致的屋子里,同样昏迷了数日的蓝忘机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

 

 

 

——TBC——

 

 

 

有缘再见

 

 

评论(90)

热度(6166)